公告:

今天是:2020年2月6日 星期四

新聞中心

更多>>擔保動態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行業新聞

融資擔保業怎樣了

  今年,擔保業“寒風”陣陣來襲。中擔、華鼎資金黑洞,溫州、廣東擔保公司老板跑路,一時間行業面臨的風險成倍放大。是個別企業違規經營所致擔保行業集體“受傷”,還是行業高速發展所致生存困境?抑或是部分媒體的片面放大?對于擔保業亂象眾人有著太多疑問。當前擔保行業現狀究竟怎樣?存在哪些生存困境,未來發展又將如何?本報記者獨家采訪了中國銀監會融資擔保部主任牛成立、北京中關村科技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段宏偉以及中合中小企業擔保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周紀安。

  記者胡萍中擔、華鼎、創富事件陸續爆發,將北京、廣東融資擔保業置于漩渦之中。兩地融資擔保業不僅業務量同比下降,而且行業生存環境也出現惡化,銀行與融資性擔保機構特別是民營融資性擔保機構的合作信心在當地受到影響,甚至波及到其他省份。

  然而,行業的整體低迷并不能掩蓋個體的亮色。在北京,中關村科技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關村擔保)新的一輪增資已經到位,凈資產達到20億元、總資產26億元,與30多家銀行、信托等金融機構保持良好合作,擔保規模連續三年保持每年20億以上的增長,增長率連續三年接近或超過20%,累計為12000家次企業提供650億元擔保,成為行業中當之無愧的佼佼者。

  同樣在北京,以51.26億元資本金規模排名國內第一的擔保公司中合擔保于2012年9月高調成立,在諸多媒體聚焦之下,該公司與中國中小企業協會以及9家商業銀行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同時發布了來自專業評級機構的公司主體長期信用AAA級評定報告,這也是目前國內唯一獲得AAA評級的專業擔保機構。事實上,上述這些正是當前融資擔保業的現狀:一些違規經營拋棄主業的遭遇清退出場;另一些則逆市而上,不斷增資擴股,做大做強。

 

市場分化明顯“合規穩健經營仍是行業主流”

 

  自2010年開始發放融資性擔保機構經營許可證以來,擔保公司數量持續增加。截至今年6月末,全國融資性擔保行業法人機構8538家,較年初增長1.6%。但由于運行不規范,還存在“小、亂、多”等諸多問題,部分地區批設融資性擔保機構數量過多,加劇了擔保市場的過度競爭和亂象。在經營中各擔保公司的表現也良莠不齊,市場中有大量“零業務”擔保公司,還有部分公司借著擔保的幌子做其他業務。

  “2010年七部委聯合發布了《融資性擔保公司管理暫行辦法》,整個行業規范程度逐步提高。我們感覺,從行業整體來看,監管體系內獲得經營許可的擔保機構,主流還是好的,合規、穩健經營還是行業的主流。”中關村擔保董事長段宏偉說。對于所謂擔保亂象問題,段宏偉認為:“面對問題會有個整合的過程,大浪淘沙會更利于行業長期的發展。整體來看,我國擔保業在行業定位、金融定性方面比較模糊,前期缺乏統一有效的監管,行業門檻相對較低,不像典當和小貸行業一樣開始就有準入審批。這樣就給一些民營機構通過擔保行業進入金融、類金融領域,并進行一些違法、違規的業務操作提供了機會。應該說,一定程度上根源于前期的監管缺位,在整體經濟下行、企業現金流趨緊、金融風險加大的大背景下,部分機構違規操作的問題凸顯出來,形成了一些事件和所謂擔保‘亂象’。但這其中,也有被一些媒體放大的因素。”

  在段宏偉看來,隨著需要擔保融資的主體———成長型企業的發展壯大,在擔保企業數量一定的條件下,單個企業需求增加,對擔保的市場需求也在增大。

  而作為擔保行業的新生力量,中合中小企業擔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合擔保)總經理周紀安同樣看好行業未來的發展空間。“整體而言,擔保業的市場空間很大。對我們而言,在公司發展的初期,以好的機構作為標桿,為行業創造規范有序的發展環境非常重要。”周紀安及他帶領的團隊在公司成立之初已陸續拜訪了合作伙伴、同行機構等多家公司。他表示,從全國來看,有些地方的確存在擔保公司過多過小質量不高的問題,而且擔保機構在與銀行的合作中處于弱勢地位,另外,擔保公司贏利空間有限也給擔保業帶來一定壓力,導致一些公司轉向非主業甚至是違規獲利。

 

清理整頓進行時“優勝劣汰有利長遠發展”

 

  近年來,融資性擔保行業的規范整合進一步推進。從各地發布的消息看,四川全省22家被摘牌,另有43家需繼續整改;太原市通過制定市場準入、經營許可等措施引導融資性擔保機構規范發展;北京市擔保行業已經形成了“3+1+N”的格局,其中“3”和“1”分別指包括中關村擔保在內的3家較大規模、在行業內有較大影響力的擔保機構和1家再擔保機構,“N”是指本市取得經營許可證的其他120多家擔保機構。

  事實證明,只有在行業審慎有效監管的狀態下,行業才能從各個層面獲得更多扶持優惠政策,贏得更好的生存環境。

  那么,整合的結果是否會形成幾家獨大的局面?“機構數量多少合適,應該是在目前監管框架內,規范經營條件下,通過市場競爭的結果,而不應該通過行政限制來實現。當前北京市擔保機構也面臨調整期,政府就是引導大家通過市場性的方式去整合。否則,一定程度上會走到市場的反面,比如形成價格暴利。”段宏偉說。另外,從行業能夠承擔的擔保規???,我認為目前擔保機構間遠沒有到考慮蛋糕要分給誰的時候,更多的是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目前在銀行貸款體系中,由擔保機構提供信用擔保的規模不到整個信貸規模的5%,還有一些直接融資體系中的擔保需求,市場對擔保的需求還是有很大空間的。金融市場更發達的一些國家,大型企業傾向于通過債券等直接融資方式獲取資金,銀行更多服務于中小企業。我們認為隨著進一步發展,在銀行信貸結構調整,增加中小企業信貸占比的情況下,有擔保的貸款比例提高到20%左右是相對合理的。

  客觀而言,融資性擔保行業既不存在資源壟斷和自然壟斷,也不存在行政上的排除和限制競爭,缺乏成為壟斷行業的土壤。業內人士更多的認為,目前融資性擔保行業的規范整合是為了進一步凈化行業環境,鼓勵融資性擔保機構做大做強,使機構的數量、規模與市場需求相匹配。

 

服務中小企業“不斷開拓新的藍海”

 

  盡管周紀安笑言擔保業是與典當、租賃、小貸等非銀機構一樣同處于金融金字塔的底端,但他也認為擔保公司是處于“金融一線”,與實體經濟發展密切相關的,擔保公司應當成為中小企業發展的伙伴,在經濟下行的時期扮演雪中送炭的角色。

  周紀安對中小企業擔保市場前景很樂觀。“直接融資比例是在不斷提高,但這恰恰是給中合擔保提供了機會——比如中小企業集合債的大發展,做這種擔保業務有個前提,需要強大的資金實力和風險控制能力,而這正是中合擔保的優勢所在。中合擔保將為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等生存發展困境,夯實實體經濟根基作出應有的貢獻。”此外,像摩根大通、西門子等著名的跨國公司紛紛投入巨資成為中合擔保的股東,以及公司“3A”評級無疑都為中合擔保贏得市場提供了足夠支撐。在周紀安看來,大企業客戶的議價能力遠強于小企業,所以中小企業擔保業務的利潤率不見得低。中小企業擔保業務的成本尤其是篩選成本比較高,對于風控體系,公司考慮從流程控制、量化模型和風險資本測算與配置三個層次進行。

  “之前擔保市場主要集中于成長型企業,隨著資本實力、人力資源的壯大以及經驗的累積,我們自身擔保能力不斷增強,能夠服務更多更大規模的企業。”段宏偉將之稱為值得去開拓的“藍海”,他認為,在擔保行業的競爭中人才、資本實力、風險管控能力一個都不能少。“尤其是人才,一支經過市場鍛煉出來的人才隊伍是最重要的。資本實力需要與人的能力相對應,風險管控能力也更多的體現在人的能力上。沒有人才,資本不能發揮最大效率、風險也無法有效防控。這個行業的競爭,需要既有良好的專業背景,也具有一定經驗的人才。”

  談到銀行與擔保公司競爭的問題,段宏偉坦言當前確實碰到銀行與擔保公司競爭優質客戶的現實問題,但這同樣符合市場規律。如果企業具備直接從銀行融資的條件,可以降低成本,這是理性的選擇。面對競爭,擔保公司要主動有所作為,作出調整。隨著一些新的風險控制技術的引入,中關村擔保要將客戶下沉,針對小微企業提供更多服務。并從提高效率、擴大擔保覆蓋面出發,面向小微企業進行一些產品和服務模式上的創新。

  據悉,部分擔保公司除了傳統的融資性擔保,還介入了私募債、中小企業集合票據、信托等業務,逐步實現業務多元化發展。

 

——來源:金融時報

top
3d两码组三最多遗漏 11选5任五210注万能码 开元棋牌漏洞 安徽11选5 熊猫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黑龙江省p62开奖结果 手机玩钱的捕鱼游戏 辉煌棋牌官方网站 浙江11选5怎么破解 90网赚联盟 好运彩是正规平台吗